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教者步履

春华秋实,默默耕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的母亲  

2011-12-18 20:57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    母亲在这个很冷的晚上,母亲一个人,在寒冷的冬季,守着大大的房子。我说:妈,穿厚点,天冷了。
    母亲说:我这么大的人了,还不知道照顾自己。母亲这样说的时候,我鼻子很酸。母亲在一个小小的村子里,在寒冷的冬天,穿着厚厚的衣服,总是等着自己的孩子。村口的树已经很老了,比母亲还老。母亲就在这样的树下,等着自己的孩子。母亲有四个孩子,我是最小的,但四个孩子很少回去。哥哥在忙自己的工作,隔三差五给母亲打个电话,在电话里嘘寒嘘暖,放下电话,母亲呆呆地,呆呆地站一会,然后去洗锅刷碗。姐姐呢,偶尔也回去,陪母亲说说话,但总是要走的,而且走得急。姐姐要走的时候,母亲就说:要走就早些走,一会儿天就黑了。其实,母亲不想让姐姐走,但姐姐要走,母亲就让姐姐走了。姐姐走在风里,母亲心里的泪流不停。而我,很少给母亲打电话,在我想母亲的时候,就是傻傻地想着,手机握在手里,却不敢打电话。母亲在小小的村子里,守着大大的房子,从早到晚。而大大的房子,早已衰败不堪,一到下雨,房子就漏雨。母亲说:你回来,帮我把房子收拾一下。我计算着日子,等着星期六。星期六到了,可我还有事,我坐上车,去了不喜欢的城里。我对母亲说:本来要回来,可有些事,不能回来了。母亲说:房子还能住,又不是一下子住不成了。我知道,当雨来的时候,母亲在大大的房子里,孤单着自己的身影,不知道有多么揪心?但母亲就是这样说,母亲这样说的时候,我正在一个酒局里扯不开身。等我回到家里,带着自己的女儿回去,母亲正在房上忙碌着,说房子她不想收拾,只是太难看。女儿在地下跑来跑去,母亲说看好孩子,小心伤着。这是在冬天,我在院子给母亲帮忙,母亲就在房上,把瓦一页页补上。见到熟人,母亲不想说话,母亲说:我不想让人笑话。母亲说着,继续着自己的工作,母亲很费力地忙着,很费力地把完好的瓦塞进椽逢里。这是在冬日,风已经特别硬的时候,母亲在房上补漏的屋。哥哥和姐姐不知道,他们都在忙着,他们很忙,母亲也很忙。那时,我的女儿就在院子里跑。母亲一会儿看着天,一会儿看着女儿,手里的活没有停歇。这是在乡村已经很冷的时候,我的母亲在一个大大的房子上忙碌着。我带着女儿走的时候,母亲送我,风还是很硬,天还是很冷,母亲说:骑车慢些,慢些。母亲的嘴里哈出气来。我知道,那一刻,母亲很冷。
    我带着女儿走了,车没有回头,我没有回头,女儿紧紧拽着我的衣服,我们很快地走在乡间的水泥路上。我知道,母亲没有离去,母亲一定还在看着我,一定。母亲站立的地方,就是屋前的樱桃树,这,我一定知道。站在樱桃树下的母亲,看着自己的孩子离开。这一望,不知有多少次?多少次,母亲就站在樱桃树下,看着自己的孩子离开,或者等着自己的孩子归来。母亲最揪心的,就是春节前的等待。春节快来了,母亲就早早准备,做豆腐,蒸馒头,上油锅(我们这里的风俗,就是用油炸各种吃食),母亲忙得不亦乐乎,我在她跟前当帮手。这是最忙的时候,有些事我帮不了忙,就只有母亲一个人忙了。从早到晚,只见母亲手不停,脚不停,人就像陀螺一般。那是在冬天,水冷到渗到骨头,母亲还要忙着洗菜洗各种东西,母亲的手红红的,母亲从来不叫苦。忙到晕头转向时,母亲就会发脾气,母亲说:这是谁兴的过年?过个啥年?母亲这样说的时候,我很难受,但我不能替母亲分担什么,只能更难受。这时,哥哥、嫂子的电话就来了,他们放假总是很迟,不到年末是不能回来的。哥哥嫂子在电话上问母亲回来买什么菜都需要些什么,母亲就笑笑地说:啥都不需要买,人回来就行了,看着微笑的母亲,听着电话里的声音,只盼着哥哥嫂子早点回来,也好帮母亲一把。但哥哥嫂子还是没有回来,我望着村口的路,不知道自己有多急。母亲还是在春节前发脾气了,说过个啥年哩?那时母亲真的很累,做豆腐,蒸馒头,上油锅,一样都不能少。忙完这些,还要扫漆灰(房子的灰尘),还要给哥嫂准备房子,这些活,一样都不能落下。母亲站在屋子里,手拿着笤帚忙着扫漆灰,灰尘就落在母亲眼睛里,母亲就生气了,说年有什么好过的?父亲在世的时候,每每在这个时候就要和母亲吵一架,我站在那儿,心里无比难受,然后就出去,眼巴巴看着乡村小路,盼着哥嫂早点回来。母亲和父亲吵的时候,母亲从不落泪,我知道,母亲把泪水放在自己的心里。好不容易哥嫂从远方回来了,大包小包往家里搬,母亲站在院子里,看着自己的孩子,脸上又是满足的笑。我知道,在此之前,母亲心里有多少泪呀!
    而我,是让母亲流泪最多的儿子。我不配做母亲的儿子,我是最不孝的儿子。母亲在我的面前哭过多少次,我已经数不清了。那晚,我和母亲在一起。开始我们说些家常,到后来说到我的事,我说:如果不是妈,我早就不想活了!母亲听我这样说,剧烈得哭起来,母亲心中的万般委屈,在那一刻彻底释放。母亲说:你要那样说,还不如用刀杀了我。我在哭,母亲也在哭。母亲说:娃呀,我把你养恁大,你咋这样?不知道妈这几年心里难受吗?母亲啜泣着,是那样悲伤。那时,父亲去世已经两年了。父亲过世对母亲打击很大,这是我们做儿女的无法想象的。父亲去世的那天,我跌跌撞撞回到家,看到黑漆的棺材,我抚棺痛哭。这时,母亲就出来了,母亲和我一起哭。母亲说:你爸命苦呀,走的时候没有一个人在边上。堂屋里当时已有很多人,我和母亲在堂屋里看着来往的亲戚们,我和母亲一起大哭着,母亲说:娃呀,你爸命苦呀,你们四个谁都没在边上。那个时候,母亲照顾病重的父亲差不过一年了,中间受的罪,我们做儿女的能知道多少?母亲哭着,亲戚都来劝。母亲和我哭着的时候,我的父亲已经不知道了,他已经走了,从此我没有了父亲。我和母亲绕着父亲的棺木痛哭,这是一个凄冷的早晨。父亲丧事完毕,我和哥姐们都要走了,母亲送我们的时候,谁也不敢回头,风里的母亲不知道又添了多少白发?但我们还是走了,把母亲一个人留在大大的空旷的房子里。而那个房子,放着父亲的遗像。我不知道,有多少个夜晚,母亲会从噩梦中醒来?母亲从来没有和我们说起过她是怎么过来的,我们只看到了母亲逼人刺眼的白发。今年是父亲的三周年,哥哥嫂子姐姐都回来了,我们要去父亲的坟地,母亲也要去,我们不想让母亲去,可是她要去,说就让我去看看吧,看看就死心了。母亲去了,在父亲的坟前,母亲痛哭着,声音深沉在夜风里,这是母亲压抑了三年的思念呀。夜风吹着,母亲还在哭着,整个人蜷缩着,我和哥哥都哭了。三年了,我们都压抑着自己的情感不敢释放,在那一刻没有保留。那是一个伤心的夜晚,但我知道,只有母亲的痛是最深的。母亲曾经说她没有照顾好父亲,说自己有一次做饭的时候,父亲去上厕所,结果栽倒了,母亲说自己对不起父亲,说父亲病重的时候自己对父亲呵斥过,那时父亲病得很重,吃饭什么都不能自理,说话都说不出来。我们没有在身边的时候,就全靠母亲。母亲这样说的时候,我们儿女心里真是如刀割一般,母亲因为父亲,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?我们能知道多少?所有的,只有母亲最清楚,可母亲从来不说,只说自己对不起父亲。母亲在父亲坟前哭着,我们和母亲一起哭,可我的父亲,再也听不到了。母亲,除了为父亲流泪,就是为我流泪最多。没有孩子的时候,母亲日夜为我难过。有一年冬天,我去行一个人情,喝多了,想想自己还没有孩子,悲从中来,母亲那时也很难受。那是落雪的冬天,外边的雪很厚,而我踏雪回来,母亲在等我。想想自己,禁不住痛哭失声,而母亲也和我一起哭着。我和母亲,抱头痛哭。母亲说:娃呀,你的命咋恁苦的?那是落雪的冬天,整个乡村都覆盖着大雪,我踩着雪,带着酒气,想起了伤心事,母亲就和我一起哭,母亲抱着我发抖的身体,母亲说:娃呀,你想开些,妈给你想办法,娃!我和母亲在那个落雪的冬天痛哭失声。雪还在落,天已经黑了,母亲的泪水没有停。而我,在父亲去世的第二年,在那个晚上,我想着自己的悲苦人生,说了丧气的话,母亲剧烈着痛哭,母亲说:娃呀,妈心里的苦,你知道吗?要不是放不下你们,妈坟上的草都几尺高了!母亲说完,还在哭着,我怎么去安慰自己的母亲?都是我自己的错,让老母亲如此难过?我还是人吗?母亲边说边哭,这时在深夜,整个乡村一片宁静。而母亲,为我不安静的夜哭泣。母亲呀,孩儿在哪个时候不知道怎样安慰您?只有泪水。
    而我的母亲,为了我,不知受了多少罪?98年我从安康回乡,在一所小学上班,工作了一年都没有工资,那时工资关系没有办下来。母亲看着我一天忧愁的样子,比我还难受。在一个很冷的早晨,母亲一个人去了城里去找当时商州最大的领导。母亲怎么去的时候我不知道,那时我还在冰冷的教室里握着书本,身边就是冷得发抖的学生。我不知道母亲去了城里,我不知道母亲去城里为我讨要工资。这一切都不知道,寒冷的冬季北风呼啸。在呼啸的北风里,我在教室里在黑板上写字,而母亲坐在去城的车里,头裹着包巾。风就从窗子吹进来,刺着母亲的脸。后来的情节是母亲多年以后告诉我的。为了寻领导,母亲买了一盒十元钱的烟装在身上,来到了市政府门口。那天的风好大,母亲就在门口,母亲不能上市政府的楼上,门卫不让进,母亲就求情,不住地说好话。最后,母亲来到了领导的门口,但领导没在。母亲就在门口等着,母亲没有告诉我她等了多长时间,在回忆的时候只是淡淡地说“等了很长时间”,我知道,那一定是很漫长很漫长的时间。母亲在等待的时候,我已经放学,回到了自己冰冷的小房子里,放着一首歌,翻来覆去听着,整个校园只有我一个人,音乐就狂放恣肆,在落雪的冬天敲打我疲惫的心。我不知道,那个时候,母亲还在等候,母亲把身上的烟捏了捏,就继续等着领导。母亲不敢去吃饭,害怕错过了。饿着肚子的母亲看着紧闭的门,不知道那个时候,母亲有多么绝望?还好,领导终于回来了,母亲抖抖索索把烟拿出来,领导摇手说自己不抽烟,母亲就把烟放在桌上上,然后声泪俱下,母亲说:我娃工作都一年了,到现在工资一分都没有拿到手,这是咋回事?母亲身体剧烈颤抖,说话语不成句。母亲哭得很悲,这是一位母亲痛苦的泪水,她想到自己的儿子在那个寒冷的冬天心是怎样的悲凉?母亲哭得越发剧烈,整个办公室都是母亲的哭声。好久,领导说我问问情况,接着就给相关部门打电话,领导说话的时候声色俱厉,说人家孩子工作一年了还没有工资到底怎么回事。母亲没有听到电话那头都说些什么,只是看到放下电话的领导言辞温和地说你回去吧,问题马上给你解决。母亲在寒冷的风里,在城市的街头,裹着包巾,行走冰凉的大道上。车来了,母亲坐上车开始回家。那时,我刚刚吃过饭,夜幕已经降临,我握着书,躺在床上。我不知道,母亲饿着肚子坐在车上,风吹皱了母亲的脸,车厢里一片冰凉,到处都是冰冷的空气。母亲没有告诉这一切,只是多年以后母亲才和我说起。那一年年末,我顺利领到了钱,只是不知道,在这其中,母亲受了多少煎熬?而母亲为受的煎熬,好少吗?那一年我不小心腿崴了,走路疼得难受,母亲依照农村的风俗,说我撞上什么啦,就急忙去找红鸡蛋给我吃,每天吃饭前,母亲站在门槛上,大声说:我娃回来吃饭哟!我就在屋里答一声:回来啦!这是乡村的风俗,谁要是撞上什么,就要这么喊的。母亲站在门口,望着天,声音庄重地喊着:我娃回来吃饭哟,回来哟!听着母亲急切地呼唤,我捂着自己的脚踝,大声说着:我回来啦,回来啦!喊了几天后,我的脚明显不疼了,没有多久就好了。
    这就是我的母亲,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,一生只有别人,只有自己的儿女,只有心中的家,只有满心的牵挂而没有自己。而我的母亲,比任何母亲都要苦,都要累,一生心没有闲过,手没有闲过,脚没有闲过,总是忙忙碌碌,从早到晚,从春到冬。年年如是,年年不变。这,就是我的母亲。而我,是母亲不孝的儿子。 
    母亲呀,母亲。有了您,儿子回家才有方向。
    母亲,有了您,儿子才有故乡!
    母亲,儿子好好工作,努力做人,因为我是您的儿子。
    我的母亲,承受着太多的痛苦却从来不说。因为,这就是母亲!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