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教者步履

春华秋实,默默耕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群奴时代的伪幸福  

2010-12-18 18:38:4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   无疑这个是群奴时代。说是群奴,很多人恐怕不同意,要给我的头上摞砖。各位看官不用着急,只需要慢慢看就可以了。
    房奴不用说了,一部《蜗居》就已经写得够深刻。车奴呢,到处都是。一辆辆漂亮的车,有多少与银行没有瓜葛呢?说到底还是给银行打工的,挣来的钱都落入银行的口袋。卡奴,也不是什么新鲜词汇。没有卡,在这个时代就显得没有面子。一张张卡,刷来潇洒还时难。这些奴隶,说穿了都是银行雇佣的数钱的人,只有银行是最大的赢家。
    还有什么奴?还有家奴。为了一个家,拼着命死撑,就是为了一个家的完整。没办法,不撑能行吗?不是家的主人,而是家的奴隶。是奴隶就要努力,这是宿命。还有情奴,成了情的奴隶。情事最难说,也最让人无奈。相爱的人无法走到一起的悲剧也是见惯不惊了的。情事泛滥,人无法可谈,只有可叹。有时连叹息的机会都没有,只好随着去了。赤裸裸的情事,让人发呕,也只能发呕而已。张艺谋的《山楂树之恋》,硬是狠狠针砭了一下现实,除了挤出几点眼泪之外,还能做什么?高大的山楂树,成全不了爱情,只是死去的爱情的见证了,心被刺痛,痛过还是虚无。
    还有什么奴?权奴,为了权力苟延残喘,为了权力人格尽失,为了权力良心丧尽。有一个很好的例子,就是文强。想当年叱咤风云的打黑英雄,如今不知魂归何处?要不是手上的权力作怪,文强能这样肆无忌惮,最后丢了卿卿性命吗?这样的人,真是太多了。权力被放大,权力没有了约束,权力就成了祸国殃民的利器,也成了很多人呼风唤雨的玩具。但玩火自焚,没有几个能有好的下场的。说到文强,还有一点是要说的,那就是贪色。关于这方面的传闻,网上已经很多,在此不赘。他还是色奴,成了色的奴隶。那些曾败在金钱之下,或者慑于文强的淫威而倒在其权力之下的女人,不知今天怎样了?她们或许是真正把文强推上断头台的,她们是推波助澜的。或许不应该怪她们,但能怪谁呢?
    最近看完了白岩松的《幸福了吗》,心里总是阴阴的,一点也爽不起来。书名就很有意思。不知是疑问句,还是反问句。在我的理解,这是狡黠的白岩松留下的关子。我是把书名认作反问句的,在这样错乱纷繁的时代,在通胀压力一天大于一天之际,老百姓要幸福,恐怕很难。通读完全书,我也没有找到白岩松的幸福。从地震到战争,从中国足球到世界风云,没有幸福的影子,倒是白岩松在书中描写的《感动中国》现场的泪水,让人感动。在书的后半段,白岩松写了曾经快乐的过去,写了影响自己的人和事,语气就平和多了,但还是没有多少幸福可言。作为中国媒体的领军人物,白岩松思想的锋芒无处不在,而他的质问是很有力的。幸福了吗?在群奴时代,恐怕只是郎咸平说的“伪幸福”而已。
    作为老师,经常和学生探讨幸福话题,却是言不由衷,毕竟幸福太遥远,学生无法感受。而自己呢,幸福成了童话,只是一枚诱人的果实,现在还没有成熟。在现实的倾轧下,幸福和快乐,都是一种奢望,只要平静着守着讲台,已是不易,还敢说幸福,这不是脑子有病吗?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