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教者步履

春华秋实,默默耕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途迷路(65)  

2010-02-11 18:49:02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子俊想到城里,他给枫打电话,结果遭到枫的强烈反对。
枫有自己的心痛,她害怕子俊去一个地方,而那个地方住着一个人,那个人叫曾小沛。曾小沛是谁?
曾小沛是子俊的妻子。好了,所有的人物都出场了,好热闹的一出戏。子俊站在十字路口,他不知该不该去?
子俊的后面是很大的世界。曾小沛在那个城里,她和子俊一直貌合神离,其实有时连貌合都无法做到。
曾小沛一直在苦苦等待,等待子俊的出现,但子俊走进枫的世界无法出来,于是曾小沛一直生活在黑暗中。
子俊为了一场爱放弃了一个家,曾小沛生活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,黑暗吞噬了她,岁月慢慢凋零。
子俊亏欠曾小沛的使无法算清的。现在,这个男人站在十字路口,不知该左,还是该右?
车声嘶鸣,人声鼎沸,子俊有着前所未有的孤独,整个心空落得像一个死湖,没有波澜,没有涟漪。
要爱干什么?不要也罢,何必这样痛苦?每个人都从他的面前经过,他们有爱吗?子俊问得很好笑。
枫的电话不断打来,短信也一直不停,整个手机几乎要打爆。手机在子俊的手里颤抖,像秋天的叶子。
枫发出最后通牒:要是子俊去城里,两个人就结束,枫不想过这种日子,她说这是一种煎熬。
谁不在经受煎熬?子俊,枫,曾小沛,煎熬已是他们的常客,他们呼吸着煎熬的空气,忍受着煎熬的折磨。
子俊在掂量着枫的话,在做艰难的选择。他爱枫,对枫的话向来都是在意的。
空气中颠倒着子俊的爱恋,爱就像一件很厚的衣服,但依然抵挡不了冬天的寒气。
到处是呼呼的北风,阴云密布,子俊的世界一片阴霾,茫然的天地充满神秘。
子俊要到小沛那儿去,但与枫所想完全不同,但这一切又如何解释?子俊解释不清。
但子俊还是要下去的,有一件很重要的事与小沛有关。他必须去,于是坐上车,继续和枫讲话。
呼呼的车声吹进手机,枫焉能听不明白?子俊捂着手机,但周围的噪杂还是走进手机,子俊不能怎么样?
子俊在电话里听到了枫低低的哭声,这个为爱受罪的女孩,她的痛谁又能了解?
哭声还在继续,枫挂了手机,一阵好长的沉默,一把无形的刀深深刺进子俊的心里,流出艳红的血。
车在前进,子俊的心在往下沉,一直沉到看不见的深渊里,子俊的骨头被粉碎,随后成灰。
见到曾小沛,子俊没说什么,他叫上出租车,向前方疾驰。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他们已经习惯了沉默。
他们之间的故事比子俊和枫的故事要长得多,也沉重的多。曾小沛的脸很平静,她不知道说什么。
子俊和曾小沛一起走过七年,婚姻的路艰难曲折,而子俊没有回头的意思,小沛还在等着。
很快就和曾小沛分别了,没有伤感,没有不舍,他们已经习惯了离别。多少次,子俊从小沛的身边走过。
就像一股风,来去无踪。曾小沛叹口气,走着自己的路。这个男人,曾小沛讲不清楚,她于是沉默。
子俊看着曾小沛单薄的身影,心里一阵酸楚,有什么办法,他就是和她没有感觉,他不想违背自己的内心。
他们的婚姻风雨飘摇,没有解体,只是因为渺渺,渺渺是他们的孩子,而子俊舍不得渺渺,婚姻于是名存实亡。
两个人分开后,子俊坐在一家餐馆吃饭,他给枫打电话,枫的气没有消,语言里带着浓浓的火药。
子俊挂了电话,说不清楚就不要继续,他的肚子很饿,先解决眼前的问题要紧。
吃完饭,子俊坐上车,匆匆往回赶。枫的电话过来,子俊说自己正朝回走。
枫的心平静了不少,说话的语气轻松了不少,子俊稍稍缓了口气。枫说:天冷,记着扣紧扣子。
子俊鼻子一酸,泪水差点流了下来。枫呀,你让子俊如何去做呢?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