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教者步履

春华秋实,默默耕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途迷路(53)  

2010-01-31 14:13:55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子俊的背后有一个很大的世界,这个世界,子俊不想给人打开。
封闭了很多年,门窗腐朽,空气污浊,是到该开放的时候了。
被文字牵引了许多年,在文字的清风明月中,子俊品尝着生活带来的一切。
所有的痛楚与快乐,似乎已渐渐远去,渐行渐远,留下一个无比沉重的背影。
生活的小桥流水,诗意的古道西风,子俊依然是天涯路上的断肠人。
很诗意的生活被颠覆,很简单的生活被叠加。每个夜晚,子俊子俊品尝着失眠的滋味。
夜总是如此空洞,漂浮的诗意的羽毛,子俊抓不住。走进梦境,依然田园荒芜,满目萧条。
子俊的生活,被一个人彻底改变,这个人就是枫。从相识到相爱,子俊颠沛流离,流离失所。
这似乎不是爱的全部,有甜蜜吗?有的,但甜蜜还是渐行渐远,又是一个沉重的背影。
滥情时代,有谁能为一个人守住真心?枫不能,子俊也不能。在斑驳的爱的图影下,子俊看到自己的无助。
子俊渴望真正的爱情,用以安慰琐碎的生活。他希望爱的斑斓能抵消日子的乏味,他希望得到更多。
内心的渴望伴着前行的脚步,子俊几乎义无反顾,有壮士的慷慨悲壮,但残酷的现实还是让他最终止步。
这不是他个人的悲剧。这个时代,爱做梦的人从来不配有好日子过,因为他们弱智,而弱智只能被淘汰。
淘汰出局,就是最后的答案。子俊在爱情中的弱智,是他悲剧的起始。所有的一切都是注定的。
子俊不可能获得自己想要的,因为枫不可能给她。善变的枫是这个时代的宠儿,她们自由随意,不受羁绊。
率真的个性注定她们不可能为爱情付出所有。在付出之前,他们一定有所保留,梁祝的故事已经发黄。
沉在历史的册页,只能供人观瞻。死亡的蝴蝶的尾翼永远是爱情的灰烬,枫读不懂这样凄美的爱情。
社会动荡,人心浮躁,谁能安静着爱一个人,谁又能为爱写下终生不变的诺言。
海枯石烂,海誓山盟,只是海的事,与人无关,与情无关,与子俊更无关。
子俊只是爱情的局外人,他永远走不到爱情的最深处,永远无法真正去触摸一个爱着自己的人的心。
做不到的就不要勉强,勉强只是一把钝刀,流出的是自己的血。那些浮躁的语言,只是爱情无奈的墓志铭。
枫的世界永远不可能为子俊真正的打开,这与身体的打开没有完全相等的意义。
从身到心,距离何止天壤。枫无数次打开自己的身体,子俊可以神游其中,但最后为何总是失落的泪水。
枫的付出已经足够多,为什么爱情还是充满了变数?也许在枫的眼里,打开身体从来就不是一件难事。
有了第一次,第二次就不再难,接下来就水到渠成,自然合理,不用解释。
这样的话,似乎有些恶毒。但子俊只能这样想,他没有更加合理的解释。
枫说:你说我不爱你,为何要和你在一起。言下之意就是:我不爱你,为何要把身体给你,我不是随便的人。
这样的话子俊听过太多,但子俊对话里的意思并不全知,可以说一知半解,或者只是理解很少一部分。
为什么枫要解释,每一件事都要给子俊尽可能合理的解释,她要说明什么?说明自己的无辜。
子俊不想听枫的解释,这种解释是苍白无力的。如果枫爱子俊的话,不会让子俊陷入到日次尴尬难堪的境地。
枫的手里永远有一把温柔的刀,刀锋犀利,寒光四射,子俊能能感受到这把刀的威力。
一把温柔的刀,一个多情的浪子,一个浮躁的时代,注定了最后的不完美。
所有的开始与结束都是有理由的,枫的善变不是理由,枫的心其实子俊并没有读懂,子俊的悲哀就在这里。
三年都无法读懂,这样的女人子俊不敢要,子俊无福消受,就像香艳的语嫣,子俊只有逃遁。
子俊在枫的世界投入自己的所有,自认为无愧于心,但这又有什么意义。爱已不再,说什么都没有用。
枫永远只爱她自己,她的心套着无数把锁,而子俊没有开锁的钥匙,枫从来不会把所有都给子俊。
子俊曾经给小浩发短信说:你是痴心妄想。子俊呢,何尝不是?而现在,枫已远去,小浩的机会大了许多。
子俊已经没有机会了,笑道最后的是沉默的小浩。子俊说了那么多话,全是如水东逝,最后无声无息。
小浩获得了最后的胜利,这种胜利,对于消耗而言,未必是他人生的荣耀,他能获得的幸福于是极其有限。
被子俊开发了三年的枫,身体的纯洁已经不再,枫怎能坦然面对小浩呢?而小浩,知道他们的故事,又会怎样?
小浩曾经问过子俊:你们既然走过三年,为什么还要分手?那时,子俊和枫没有分手,小浩并不知情。
当枫走向小浩的时候,内心是否会掠过一丝悲凉?她是什么,被别人用过的女人,身价陡跌,颜面尽失。
这时,枫才会彻骨地恨子俊:原来爱情的后遗症如此悲怆?天地无声,只有独自饮泣。
子俊认识枫的时候,枫是清白的吗?不是,子俊和小浩一样,都是在别人的开发后悲壮地继续。
枫的世界从来不缺男人,就像子俊的世界从来不缺女人一样。子俊说这话的时候,枫总是沉默。
爱情的流离失所,爱情的水深火热,子俊算是品尝了,枫也品尝了,他们都成为有故事的人了。
这就是时间赐给他们的礼物。子俊和枫的故事已经落幕了,晦涩的结局让人欲说还休。
是谁选择了离去,是子俊吗?是枫吗?枫还想继续,于是不停地解释,但子俊知道其实她的心很累。
不然为何要拒绝?拒绝就是答案,答案就是离开,离开就是失去,失去就是结束。
大雪茫茫,天地一片干净。想起红楼里的贾宝玉,子俊觉得自己就是那位失意的公子。
但枫不是林黛玉,枫没有她的才情和执着。子俊觉得自己的比喻很蹩脚,他自己就是贾宝玉吗?
不是,他只是一个江湖浪子,怀揣着爱的利器,却锋芒尽失。江湖萧瑟,到处都是失意落魄人。
子俊的故事还会继续,和枫的故事却已宣告结束。脆弱的爱情难敌冬的寒气,于是在隆冬里悄然结局。
冬天已经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子俊眼眸中的春天,但愿桃花灼灼,柳条依依。
是塞上江南好风景,执意留君桃花源。那时,没有了枫,子俊的春天会绚烂吗?
一盏灯灭了,是否意味着整个黑暗?一个人走了,是否意味着整个世界的没落?
很多的事,还需要子俊满满体会。也许,事情不是子俊所想的那样。事情,应该有别的解释。
枫的拒绝,到底意味着什么?水落石出,真相大白,子俊等着这一天的到来。
无需诅咒,无需抱怨,无需困扰,无需喟叹。子俊只需要平静,平静接受一切。
枫现在干什么?这个问题已经与子俊无关了,但子俊还是想问,子俊爱的就是这样苦涩。
但子俊不会给枫打电话的,子俊只想缄默。缄默中,或许才能找到爱的尊严。
哈哈,子俊笑了。尊严,尊严是什么东西,早已被人扔进垃圾堆了。子俊只想安静。
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高山流水,明月清风。
听自己的声音,不依附一份爱,给心灵一个空间,能放进自己的哀愁,也能放进自己的愉悦。
太依附,只能成为可悲的奴隶。子俊不想成为枫的奴隶。他想站起来,站起来就能看到更远的风景。
更远的风景,值得追求。子俊脚步如铅,但时间不允许停留。时间带着他走,他走在风里。
到处都是风声,子俊的声音被淹没。子俊伸展自己的喉咙,终于唱出了自己流泪的歌。
泪水无声滑落,像一朵花的凋零。风来了,花去了,子俊的眼里空落无依。
枫在哪里?枫在子俊能看到的世界里,看不见的世界,只有悲哀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