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教者步履

春华秋实,默默耕耘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情途迷路(50)  

2010-01-27 19:36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梅梅还是来了,子俊的眼前黑了。雾一样的夜晚,水一样的心。梅梅,你有为何?
执着的梅梅带来了自己青春的身体,带着对爱的执着,带着久违的热切。
子俊陷入女人的重围,想突出重围,只是每个女人都没有给子俊这样的机会。
子俊的脚陷进夜的深渊,他的喉咙干涸了,整个世界在咬牙切齿,子俊不能沉默。
子俊的胃里是朴素的饭菜,子俊的眼里是寻常的世界,子俊的脸也落满灰尘。
子俊的世界与他人无异,但子俊还是被女人包围,这是他的不幸,还是幸运?
听到梅梅敲门的声音,心里就电闪雷鸣,子俊是无法安静的,无法真正认真看梅梅一眼。
子俊的心里满是慌乱,心里的草疯长,无边无际,而梅梅就在子俊的身边。
梅梅在替子俊收拾房子,收拾得那样认真,子俊的心里好难过。
他能给梅梅说什么呢?劝梅梅离开,那是不可想象的。梅梅的心,是子俊女人最执着的。
如果这样告诉梅梅,那无疑于梅梅的死期。梅梅的性格,子俊多少了解一些,子俊是有顾虑的。
爱有什么错?梅梅没有错,子俊不能伤害梅梅,于是他给梅梅笑笑,笑中有一种无法掩饰的苦涩。
梅梅最后坐下来,她目光清澈,一览无余。多好的姑娘,她的青春刚刚萌芽,弥漫着掩不住的青涩。
这种青涩是动人的,子俊只能欣赏,子俊不想伤害。子俊内心的防线能否经受夜的折磨?
灯光下,梅梅的眸子写满故事,子俊是能读懂的。故事简单而悠长,中间有太多的拐弯。
在起伏跌宕中,子俊的内心是酸楚的。面对梅梅,真的有些手足无措。
爱情总是来得那样快,比子俊想象的迅疾。子俊的心很难平静下来。
梅梅,你走吧,我和你没有故事。这是子俊虚拟的表白。
此时,子俊就坐在梅梅的身边,两个人没有距离,他静静地看着梅梅的脸。
梅梅的脸也是静静地,但不安还是闪现在她的眼里。梅梅知道,等待她的是什么。
是什么,梅梅是清楚的,当她第一脚踏出之后,一切都无法改变了。
爱情就是身体上的牛皮癣,取不下,揭不掉,撕不了。
子俊的心里真的第一次为选择和放弃难过。走吧,走吧,梅梅。
子俊无数次在心里对梅梅说,但他就是没有勇气说出来。子俊的优柔寡断,注定会让很多女人受伤。
梅梅没有走,她依然固执地留下。灯光迷离,静夜无声,子俊连拥抱的勇气都没有。
这时枫的电话来了,来的不是时候,但子俊接通了电话。
最后,子俊走出来,他和枫在电话里闲聊。子俊想挂机,但枫谈兴正浓,无法做到。
子俊说些不着边际的话,枫在电话里哈哈大笑。这笑,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生活,多像黑色幽默。在夜里,风从四边八方而来,子俊的脸生疼,但不能离开。
子俊只爱枫,他不想错过和枫交谈的机会。子俊的声音被寒风带向四方,最后无声无息。
此时。此时的此时。梅梅还在等待子俊。子俊的腿灌满了铅,寸步难移,他已经被枫套得很牢。
梅梅呀,子俊在心里呼唤着。但此时,他只能站在风里,只能站在夜里。他的耳边是枫的声音。
枫的声音压倒一切,子俊永远只在乎枫的表达。这,对梅梅公平吗?
终于,枫说了拜拜。子俊马不停蹄,来到梅梅的身边,梅梅的眼里满是泪水。
子俊知道,一场战争开始了。梅梅站起身来,她要离开,一刻也不想停留。
梅梅终于看到了真相,梅梅觉得自己的天地踏了。她想哭,可是就是哭不出来。子俊,我恨你。
子俊听到了梅梅的哭叫,他只是沉默。子俊取出烟来,狠狠地抽,然后静静地看着梅梅。
子俊,你为什么这么对我,你和我在一起,为何还和别的女人通话,我算什么?
梅梅泪眼肆流,无法抑制。子俊想去拥抱梅梅,但他没有动,只是静静地看。
你是不是从来没有爱过我?你是不是一直在骗我?你是不是一直脚踩两只船?
子俊还是没有说话,烟烧着了他的手,他猛地清醒过来。
梅梅,你还想说什么?你火发完了,让我说几句,好吗?
接个电话,你吃醋了,是不是?不过接个电话,有什么大不了的,你的醋劲为什么那么大?
子俊其实很虚,但他的声音带着怒火,梅梅懵了,一时说不出话来,她冷冷地看子俊。
我知道自在乎,我知道你爱我,我知道你难过,但你想过我吗?如果不爱你,我为何要和你在一起。
哈哈,子俊的精神快要崩溃了。这就是爱情,简直像荒诞的演出,我子俊,就是彻头彻尾的混蛋。
梅梅,我是混蛋,行了吧。你不相信我,现在就走。
这样白开水式的话,子俊不知说了多少遍,连自己都觉得可耻。子俊说完,梅梅开始沉默。
两个人都开始沉默,时间的针在刺着两个人的心。一针,一针,一针。
连个人的心里都装满了血和泪。子俊太累了,在爱的漩涡里已经失去了自己。
走吧,走吧,都走吧,我想清静。这句话只能放在心底,现在无法说出。
时间的针还在刺着,梅梅的泪水没有干,子俊心乱如麻。
梅梅,我不想伤害你,你走吧。还是虚拟的台词,子俊真恨自己,为何不说出来。
但梅梅没有走,她来到子俊的身边,绝望的眼神让子俊不寒而栗。
子俊,请你告诉我,你到底有没有我?没有,我现在就走。
子俊抱着头,他想说:没有。但这样的话怎么说出口?
灯光下,子俊像蜷缩的虾,样子是那样的狼狈,子俊的心满是凄凉。子俊想说的话没有说出来。
梅梅在等待子俊的答案,空气里满是窒息,又像是死亡。让我死吧,子俊在乞求上帝,但上帝无语。
梅梅的影子被拉得很长,变形的人影充满着神秘,这是子俊读不懂的。每个故事都是那样荒凉。
子俊张着嘴,空气从口里到胃里,子俊似乎被冻僵了,他的思考也被冻僵了。
子俊,你的沉默就是答案,既然没有我,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,为什么,你为什么要害我?
梅梅的化是无数条鞭子,抽在子俊的身上,留下斑斑血痕。子俊痛苦地闭眼。
你说呀,你为什么不说话,你为什么一直在骗我?你只爱她,对吗?
梅梅,你说的很对,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依恋。这只是子俊内心的话,他没有说出来。
我没有骗你,永远不想骗你。你不相信,我也没有办法。说完话,子俊站起来,拥抱着浑身战栗的梅梅。
梅梅在费力反抗,但子俊没有给她机会。这个时候是不能松手,否则会后悔一辈子的。这个子俊是懂的。
梅梅挨着子俊,再次大声地哭出来。子俊又一次掉进了深渊。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